海棠文化線上文學城
本網為限制級網站,未成年者不可閱覽。說明
支付寶官方儲值帳號已變更,充值請使用最新帳號請按這裡查看
   榜單  

首頁     書櫃     作家     讀者     會員/充值

訪客 您好!登入       註冊      

      

菜單

訪客 您好!
登入
加入會員
網站首頁
閱讀設定
繁體    简体
讀者專區
耽美最新章節列表
言情最新章節列表
同人/綜合/輕小說最新章節列表
會員資料修改
百大熱門排行榜
本周讀者熱推榜
最新完結作品列表
我的書櫃
我的關注
我的書籤
收/送禮紀錄
自動購買(作品)管理
自動購買(作家的作品)管理
讀者使用指南
會員規章/隱私權規範
作家專區
專欄 / 作品管理
稿費查詢 / 請款
誰關注我
作家攻略 / 條款
收/送禮紀錄
儲值
儲值說明
儲值回傳
海棠幣消費紀錄

會員功能
免費加入會員
閱讀設定
修改會員資料
海棠幣消費紀錄
儲值回傳
會員安全登出

版權區
常見問題
海棠分流線路
海棠文化線上文學城一站
海棠文化線上文學城二站(限)
海棠文化線上文學城三站
海棠文化線上文學城四站
海棠文化線上文學城五站
海棠五站(安全連線)
海棠文化線上文學城六站
海棠六站(安全連線)
海棠文化線上文學城七站(限)
海棠七站(安全連線)(限)
海棠文化線上文學城八站(限)
海棠八站(安全連線)(限)
海棠文化線上文學城九站(限)
海棠九站(安全連線)(限)
海棠文化線上文學城十站(限)
海棠十站(安全連線)(限)
海棠11站(安全連線)(限)
海棠12站(安全連線)(限)
海棠文化線上文學城十三站(限)
海棠十三站(安全連線)(限)
海棠文化線上文學城十四站(限)
海棠十四站(安全連線)(限)
海棠文化線上文學城十五站(限)
海棠十五站(安全連線)(限)
>> 菜單 >> 作家作品

作家作品



作家:别叫我太太
專欄:同人 - 归梦隔狼河
關注  (總關注量:1)    留言送禮   

送情郎

【作品編號:54531】  完結
投票    收藏到書櫃 (0)
同人 / 男男 / 古代 / 中H / 悲劇 / 美人受 / 虐心
送情郎,一送送至在,大呀门外。

马佳进门是像一阵飙风刮过来,脚底下是靴底踩的达达脆响,身后头是门板子呼扇着吱呀叫痛。花娘子的远山眉立时蹙起一点:那可是上好的花梨木。
候门的伢儿哪里说得开话,男人踹开门的声势如同铁蹄入关,恁敢拦他?
花娘子敬业地迎将上来,点朱的绛唇还没及张,就听马佳声实气足地问了句:“也哥儿呢?”
“上头等您呢!”
花娘子的纤纤手就着楼梯一指,马佳便脚不点地头不回地噔噔噔上了木条阶去。
娘子也是十成十的美人,只可惜了马佳回回都是看也不看她。
“刘也!刘也!”边走楼梯边叫着人。
“哎,来了!”刘也推开他那扇挂花环的房门,打从里面出来。
他今儿是盛装,穿大红的袍子,似袄裙,头未梳,浅色的发里藏着棕红,额前一大绺妖惑的紫。刘也是惯有本事把自己打扮得浓艳到亦鬼亦仙的。
“才听娘子说你要来,赶着紧预备好的。”刘也似在嗔着男人来得太急。
“慌什么?又不是没见过你素身唱曲儿。”马佳把他推回屋里头去,顺手掣下门上悬的花环,将那白的、粉的、蓝的花,满把扬在楼廊子里。
“这花不好。”
“嗯,不好。”刘也直视马佳,睁着盈盈的眼。他抚一抚他的领子,继而一粒粒推开他颈下金色的硬纽。
“你也觉得这花不好?”
“佳哥说不好,就不好。”刘也斩截地细声念念,显出一点执拗的稚相。
“花色太淡,与你不相宜。”马佳的话语也如花色清淡,指尖略过刘也细而白的手,暖到烫。
扣子缩回到襟葛以里,穿扣的隙孔重归于墨绿棉线规矩绣将的一字模样,平直的横画格里,绣线描刻成数不清的小小三角。
崭平的橄榄绿褪下去,里面是件雪白的小衫。马佳揽刘也入怀,近距端详他那一张脸,香滑的脂粉砌着,眼角抹半朵鲜红的鸢尾,眼角以下,找到鸢尾的花心,点的是一颗橘金的水晶粒,形状也是三角。
他吻他眼睛,从眼皮的朱影到眼尾的花痕,让金贵的红亮沾上丰润的唇。马佳把那无尖的三角粒子抿进了嘴,又舔在刘也手心。刘也给他牵着指尖,安宁地倾靠过去,枕他一侧肩。
马佳推着刘也,两道影儿双双叠陷进密软的勺床。人上人俯身下看,只见着小情人那一根一根的睫毛,都分明得好似才梳过。他便低头亲乱了它,舌尖去尝刘也眼畔粉彩的香甜,把他那精致的妆也濡洇开。
马佳总算吻到刘也嘴。胭脂味杂着薄荷味,悠长得惹人醉倒馨乡。刘也口里化的糖片却是桃梨酿的,因为马佳喜欢那个味道。
桃,梨,逃离。刘也所以不那么喜欢这两味果香,可他无办法。
床的形状是个椭圆,马佳懒得把那床顶的帘子撂下来,于是还听由它给金丝绳索绑缚着不动。
红袖袍金线香滚,白靴描绣鸳鸯。马佳扫腿跨过刘也腰上,刘也蹬掉鞋,摘去左手腕子上的小金镯,远远搁到床边的矮矮柜顶。红苏幔垂的耳环有很大的钩子,取下极其容易。耳尖里穿牢的精金耳钉,就由了它继续挂着去。
那是两朵光闪闪的马蹄莲,因为名头里带个“马”字,刘也专叫人打的,几乎日日都在耳里戴着。
马佳急色地把刘也的衣裳胡乱扒去,红袍里面是白的绸子小衣,软且滑。马佳把那沉甸甸的一抱唐红往地下推,再扯刘也里衣的腰带。
净色的带子纹饰祥云,咬在牙里拽掉,手就自襟头滑到了榻里人的胸前。刘也的上衣两摆乖觉地落向身体两侧,呈献出他皎洁如白月的曼妙身子。
马佳低头,咬他奶子上薄薄软软的肉。白的皮,一碰就落下牙痕,齐齐的两段小弧,粉艳艳的可爱。一下子咬得重了,刘也就吃痛着低低地哼。
他总要先隐忍一阵,再慢慢地放开了嗓筒儿喘,让人格外喜欢丝丝入扣地徐徐折腾他。
马佳愿意用“晶莹”这个词来形容刘也的乳头。红丹丹圆润的两粒,像珊瑚珠子,含嘴里都怕它滚了。刘也愿意在那里点两筷子荆条蜜,给马佳品到沁心沁肺的香甜——蜜香里混着奶香。
小情儿柔顺地给马佳含着奶子嘬弄,同时上手来解他硬黑的皮带。锁子是他极熟悉的式样,鞘片一揭便开。刘也的指甲是凤仙花染的浅红,圆圆的一片一片,也撒着金亮的彩末。他却愿意把甲片剪成方的或是尖的好看,只是花娘子不许,仔细怕他抓伤了人。
“我上回给你那香囊袋儿呢?”刘也借着脱衣裳的功夫,在马佳腰里找了两遭,没找见要找的东西。
“啊?”马佳愣一下,好像没想起来刘也说的是什么,“行李里呢,”,他后反劲似的交代,调门陡然拔高,“这不怕带出来给丢了!”
“哦。”刘也不再提那茬,只是仰着脸儿任马佳再度亲下来,手里继续拉下人筒子笔直的长裤。
男人滚烫的手又探进了松散的里裤,握到刘也肚腹之下那一茎要命的物件儿。此间的毛发细短,绒绒的打着小卷子,马佳的拇指在这中间摩挲两下,招着刘也一阵腰酥腿软的痒。
“唔……”刘也嘤咛一下,口里还衔着马佳的舌。他抬手拥住身上的男人,腰里胡乱地扭。
马佳便按住他腰,松了索吻的嘴,转亲他颈侧,一壁脱去他碍事的白绸衣裤,把嫩滑的大腿掰往两边。
刘也从他,把一双腿打开来,马佳急着落下手,触摸他臀间蜜色的湿软的口。刘也是被逼着学会了这门本事:淘洗得仔细,抹得甘腻的膏脂。
马佳抵指进他穴里去搅动,勾得刘也小声叫:“嗯啊……嗯……佳哥……好热……要……”
“什么?”马佳把耳朵凑往刘也嘴边,直贴上他唇。
“嗯……嗯啊……雅雅好湿,好热……佳哥……你不要我吗?”
暖香的岚气流进了耳,马佳的骨头一软,浑身都麻麻地悸动着。
他跪到他两腿之交,抬了人的屁股,顶上胯中粗硕的一根在绵耸雪丘间的沟壑中心,又将刘也两条玉石雕凿出来一般的腿子拎高了卡在自己腰里。刘也动作熟稔地用腿攀住了马佳的腰,男人虽瘦削却身骨壮实,岿然宛若山岳。
马佳挺身进入刘也。刘也记得他第一次接客,就是马佳给他破的瓜,他为怕疼涂了好厚的滑脂,到后来却给人干得纵爽到漓漓然猛流着晶亮的欢水。
他每回被马佳的鸡巴插进了穴儿,总有跟与旁人交好时不一样的悦愉。小小的穴紧紧吸住了男人的东西不放,马佳猛力地杀干进来,不遗余劲直捣黄龙。
刘也的腿牢牢圈着马佳的腰,穴壁受了鸡巴的磨蹭,酸爽着挤压个不住。“啊……哈啊……”刘也一壁叫床,香臀再往男人腰里送,浑圆的足跟隔着绣袜,揉蹭马佳挺直的后脊。
马佳的尺寸最让刘也舒服,鸡巴一整根顶进来,刚好抵住了他穴心研磨,操得人泪花纷飞。男人疼爱他,带些分寸地运用着力气,手上握住了他鸡儿捋弄,掌有厚茧,虎口倍糙,磨砺得人哭个不了,却是爽哭的。
“得劲儿吗,好雅雅?”马佳学刘也说话,叫他头牌上挂的小名儿。他叫刘也夹得好美,暖软的穴肉饱蕴浓情地吮着鸡巴侍候,穴儿里面精湿精湿,源源不绝地淌涌出热液,混合着小情人股间膏脂的花果甜,和床头床尾悬的暖情烛的暧昧香气,熏得马佳满鼻满口都是欲念的况味。
“嗯哼……哈……哈啊……佳……”刘也手脚并用抱着身上骑他的人,“佳哥……佳……慢……啊……”
他说不出完整的话。
马佳便使坏地暂停下,鸡儿留一半在刘也身里,屈指弹弄他胯前挺立的小柱子。
“啊……哥哥,别停啊!”刘也委屈着拿红了的一双眼去看马佳,眼下那赤色的漂亮鸢尾早晕开成了流丹,配刘也却也灵妙好看。
“佳哥,好佳哥——”他央着他,两腿紧夹着马佳腰,“玩我吧。”
还有什么可说的呢?瓜瓞巫山袜生尘,绵延高唐云吹雨。马佳把他那根东西狠劲儿一把推进刘也至深处,要命地顶弄一阵,又调转方向,冲着他浅些的腺点去了。
“哈……啊哈……嗯啊……操……佳……啊……马佳……爷爱你……啊嗯……爱你……”刘也语无伦次,七七八八说了一堆,杂在高高低低的叫春里听不分明。
马佳犹是陶醉地挺动着腰杆,鸡巴裹满了蜜色的水液,进出穴口都畅快无阻,根部旁侧圆滚的两丸沉坠着,磕撞白嫩的臀尖,碰得它们蒙了一层薄薄的媚红。
淋漓恣意,一场欢情堪到尽头。刘也陷在锦被里淙淙流着水,马佳眷恋地压着他亲了又亲。
“我得走了。”他突然道,说罢利落地撇开他,自去捡拾地下抛撒的衣衫穿戴。刘也便也重披上他的白绸缎衣:“我送一送你。”
马佳迟疑了一两秒,点头,打从床头的圆柜上拿下他跟刘也当初定情的那口鸳鸯镯子,又带回刘也的腕上。
刘也追着马佳下楼,花娘子正在楼梯口,欹倚着白狐裘就坐。刘也过她身近时,她塞刘也白亮的两块银元,簇新簇新的,迎光绽出两抹寒辉。
这一路都太赶。马佳脚下生了风似的走着,忽而倒想起跟刘也闲叨一句:“也哥儿,戏学得怎样了?”
刘也不敢露了疲态给他看到,只说:“勤练着呢,等佳爷得闲,给您票虞姬。”
“我且等着!”马佳松快地答应着,仍旧不回头不住脚地朝前走。刘也不言语,不问他去哪,也不靠他太近,就那么一路跟着。
马佳走着,忽然顿住,到路边摘了好些朵杂色的花,蓝、紫、黄、白、粉,专捡着鸢尾,带了些灰土地捧给刘也。刘也抱着花,继续随在马佳身后走。

小妹妹送我的郎,送到那大门东。偏赶上老天爷,下雨又刮风。

偏南风吹来几点雨,未落地便成斜斜的烟。刘也的脸模糊在将暮的暗淡天光里。
火车站前有卖春饼的,卷了葱丝和猪里脊。刘也挤过去,递出一元钱,换来油纸包的三个饼卷,并一把找给的零钞钱。他把那饼塞到马佳手里,马佳将它拢进了怀。
刘也又顾盼四周。卖香烟的,马佳不抽;卖小说的,马佳不看;卖早桃和白梨汽水的……还是算了。
马佳的副官却已赶来了,匆匆地邀他速去登车。柳镇的火车已为马佳迟发了一刻钟。
他牵着他进站,一面冲副官摊一只手,道:“核桃。”副官忙自腰包里取出那月白色的布袋子,双手交至马佳手里。那一方小口袋是北平的老百姓送给马佳的东西,他一直都用着。
“人都齐了?”他问话,用的是对刘也说话从未用过的凉硬语气。
“齐了。”副官恭顺地答复他。
在月台上,马佳松松抱一抱刘也,浅吻他侧脸,如蝉蝶落足,薄翼轻拂胭脂朵。
都说薄唇的儿郎薄情,到马佳这里,当好儿反过来。他唇吻丰厚,却是无情人。他也爱刘也,可那爱,除了撑着他和他好这一场,便再没有旁的力道了。
他不会想他,不会护他,更不会接他走。
所以只能是他来送他,送到镇前的牌楼口,送到暮霭悠悠里的火车站,送到空渺岑寂无一人的柳镇月台。青白绣帕攥紧了在手,不肯擦一滴眼泪。刘也的脸上早补好鲜亮的妆,马佳的腰里,也已配妥短刃与钢枪。
刘也看着马佳登上了火车,那人的军装穿得好服帖,硬朗的军帽戴着,一程走去,始终未曾给个回眸。
还是念着的吧,军队特地打从柳镇过,就为见一见。夜都不及过。
刘也默然地立着。他不怕伶仃夜,不怕万客尝,不怕流离颠沛。所以他尽管不陪他,不要他,不许他后半世的安稳。
他念着,他也念着,就这样,莫思量太远的来日便好。
垂垂暮雨里,遥遥是火车首顶的黑烟,满柱飘升而起,逸进了潮冷的晦空中散开。刘也在月台摇着手,广袖飞红,袍角招招。
夏六月,他于此孑立成一棵着了火的秋柳。



展開查看留言評論



首頁     書櫃     作家     讀者     會員/充值


企業連結 / 聯繫海棠

熱門推廣

話題

達人教你分辨茶的好壞

熱門推廣




瀏覽啟示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會員於瀏覽限制級內容時,必須符合以下規則,方可瀏覽:
1.會員必須先登入網站
2.會員必須成年(以當地國家法律規定之成年年齡為準)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 TICRF ) 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菜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