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文化線上文學城
本網為限制級網站,未成年者不可閱覽。說明
支付寶官方儲值帳號已變更,充值請使用最新帳號請按這裡查看
   榜單  

首頁     書櫃     作家     讀者     會員/充值

訪客 您好!登入       註冊      

      

菜單

訪客 您好!
登入
加入會員
網站首頁
閱讀設定
繁體    简体
讀者專區
耽美最新章節列表
言情最新章節列表
同人/綜合/輕小說最新章節列表
會員資料修改
百大熱門排行榜
本周讀者熱推榜
最新完結作品列表
我的書櫃
我的關注
我的書籤
收/送禮紀錄
自動購買(作品)管理
自動購買(作家的作品)管理
讀者使用指南
會員規章/隱私權規範
作家專區
專欄 / 作品管理
稿費查詢 / 請款
誰關注我
作家攻略 / 條款
收/送禮紀錄
儲值
儲值說明
儲值回傳
海棠幣消費紀錄

會員功能
免費加入會員
閱讀設定
修改會員資料
海棠幣消費紀錄
儲值回傳
會員安全登出

版權區
常見問題
海棠分流線路
海棠文化線上文學城一站
海棠文化線上文學城二站(限)
海棠文化線上文學城三站
海棠文化線上文學城四站
海棠文化線上文學城五站
海棠五站(安全連線)
海棠文化線上文學城六站
海棠六站(安全連線)
海棠文化線上文學城七站(限)
海棠七站(安全連線)(限)
海棠文化線上文學城八站(限)
海棠八站(安全連線)(限)
海棠文化線上文學城九站(限)
海棠九站(安全連線)(限)
海棠文化線上文學城十站(限)
海棠十站(安全連線)(限)
海棠11站(安全連線)(限)
海棠12站(安全連線)(限)
海棠文化線上文學城十三站(限)
海棠十三站(安全連線)(限)
海棠文化線上文學城十四站(限)
海棠十四站(安全連線)(限)
海棠文化線上文學城十五站(限)
海棠十五站(安全連線)(限)
>> 菜單 >> 作家作品

作家作品



作家:糖小婉的碗
專欄:同人 - 南羽都
關注  (總關注量:1)    留言送禮   

【甜奶/明侦】酒店惊魂里的魂(刘经理X张水手)

【作品編號:65944】  完結
投票    收藏到書櫃 (1)
同人 / 男男 / 現代 / 微H / 正劇 / 溫馨 / 靈異
雕花的大门已经生锈了,攀附在把手上的金属玫瑰花早变成了暗铜色,阴风卷起的枯叶不时落在他们的手臂上,迷惑双眼的黑色雾气弥漫在曾经金碧辉煌的酒店上空,手电聚焦的光束犹如被吞入饕餮的狰狞兽口里,除了隐隐浮现在黑雾中的楼顶,人几乎变成了瞎子。
“啧,果然啊,不简单,如果不是白家的少爷撞了邪,整个京市怕是没人请得动咱们。”甄不形收了手电,从口袋里取出符水,在眼皮上画了个明眼咒,再睁眼时,面前的一切像海市蜃楼般,层层展开。
刘然没说话,他打从一开始就没用手电,天生吃这晚饭的料,祖师爷赏了个金饭碗,他一眼望到底,那些森森鬼气还不足遮迷他的眼……总觉得这地个方莫名熟悉。
比起阴森可怖,他心底深处浮上一层悲哀,隔着纱,朦胧里在揪着心。

黑夜里,刘然准确地走到门前,推开锈迹斑斑的门,心里不由的一阵旧痛,像是时过境迁的沉伤,铁门每打开一寸,钝痛就往他胸膛里抵进去一分,是时间治愈不了的伤口,掩埋在层层冷漠之下。
“不亏是你啊,明眼符都不用,还是小心点的好,白少爷手上有慧无老和尚的佛珠,居然还着了道,这鬼肯定道行不浅。”
甄不形打从刘然拜了师门,那点雄心壮志就偃旗息鼓了,要是别人比你强三分,你还有一争之力,可要是强你十倍,那还是算了,歇歇睡吧。
刘然见过白家的继承人,一点没有被迷惑的样子,精气神虽然差了点,和寻常撞邪的完全不一样,非要形容,那就是主动和被动的区别。
白家的少爷,太镇定了,如果不是还没到年纪,受家长牵制,他们这趟都来不了,别说除祟了。
记忆里有条走廊,两旁种满了鲜艳的玫瑰花,刘然对眼前的鬼打墙视而不见,直直穿梭过枯叶堆叠的花园,他走到酒店门口,看着那扇尘封数十年的门,心里竟忽然有点雀跃,好像那种感情叫期待。
甄不形跟着他一路畅通无阻,正想再拍个合适的马屁,谁知借着微弱的手电,撇见刘然嘴角一抹笑,差点给吓得倒退三步,中邪了吗!刘然怎么会笑?眼花,肯定是眼睛花了。
刘然自入师门起,就从没人在他脸上见过第二种表情的,像是冷戾的小阎王转世,靠一把空白的符箓遇鬼除鬼,见神杀神,从来不手软,不稀罕堆金积玉的宝物,也不流连灯红酒绿,面对投怀送抱的美人却像是在看一只只画皮下的白骨,他从也没有过人世的感情。
可就是这样的刘然,他在推开这扇鬼门时,笑了。
既温暖又怀念。
甄不形吓到了,这是个厉鬼吗,这样厉害?照面就中邪了?那他还是拔腿就跑的好!
刘然不管他,兀自推开门,老旧的门发出枯哑的声音,仿佛被挤压的树枝,空无一人的大厅,水晶灯悬挂在头顶,细细的链子不堪重负,随时会坠落并拉几个人陪葬一般摇晃着。
刘然的心动了一下,他自己惊到了,手摸到口袋里一堆符箓上,稍稍定魂,时光好像在某个时间点重合,从前人来人往的景象电影般在他们四周穿梭,仿佛他们才是异常的存在。

啪~礼花从炮筒里炸开,砰了他们一身粉色的纸片樱花,大厅里圣诞树上挂满了礼物,里面有给他准备的,也有他准备好的。
模糊不清的人穿着蓝白色的衣服,花瓣似的双唇开开合合,少年清柔的嗓音在叫他,带着点撒娇和抱怨,他看不清那张脸,但他知道光影下少年的睫毛格外长,蹁跹的蝶翼般,像是停在指尖的蝴蝶,轻扇双翼似飞欲飞。
刘然从来没有过这么多种情感,他充沛的七情六欲好像被忘川的弱水洗了个干净。

甄不形背了一身的宝贝来,紧要关头,不要命的往外面撒,各色火花在他们周围噼里啪啦一顿闪,刘然蓦然清醒,反手钳制住他想继续的手,非常不悦,“别浪费。”

别浪费,非吵着要吃,给你做了草莓蛋糕,又只吃几口,剩这么多……
他听见自己在训斥什么人。
是谁在说话,是我吗?和我的声音好像。
这不对劲,刘然狠狠掐了自己一把,准许甄不形开灯,灯亮的一瞬间,他们眯着眼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一个闹鬼的酒店,怎么样也该是蛛网层层,灰尘满地吧,可是……挺意外,这里虽然旧,还挺干净,有几盏壁灯还能亮。
脚步声,从正中的楼梯上传来,来了……
甄不形还摆了个八卦步,法器从头到脚严阵以待。
刘然仰起头,令人心悸的脚步声响了好几下,楼梯上才缓缓出现人影,一切都像是按着他的想象来长的,青白的手指搭在扶梯上,水手的衣服有些大了,空荡荡穿在身上,纤细的脖颈皮肤白腻,垂下间露出一段脆弱的弧度,刘海落在光洁的额头上,总是含着水色的眼睛望着他,一点点在睁大,好像不敢置信了什么,往前凑了两步,又停下来再仔细看他的脸。
他装的和人,真像,好像还活着一般,看见了熟人的模样,符箓在指尖发烫,那是警示,温度这样高,说明这只鬼确实厉害。
这本事,是共情吗?真是厉害,刘然二十多年古井无波的心在短短的一瞬里竟然尝了一遍辛酸苦辣,那微微的甜自少年出现时在心尖荡开。
一直电压不稳的灯骤然变亮,因为那只鬼想看清刘然的脸,他俊秀的脸完全被照亮的一瞬间,少年小声欢呼了一下,带着点委屈巴巴冲他就扑了上来,真是悬浮着飞过来一般,羽毛一样落下,连装都懒得装了。
刘然身体快过思考,符箓在周围扬起,卷曲的黄纸格挡在他们之间,空白的符纸上朱砂的纹路在飘落间倏然浮现,张小昀并不清楚这些鬼画符的威力,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被隔空挡开,他只是以为哥哥生气了,开口似乎想说什么,然后就被那些符箓爆发的力量击中,冷厉的火花在吞噬他的力量,厉鬼像是被无形的手掐住了脖颈,一路风驰电掣甩到了阶梯下。
“为 …… 什么……”他惊呆了,神魂的疼痛让他傻傻趴在地上不知道起来,他瞪着刘然,不错眼的望着他的脸,是哥哥,为什么哥哥要打我?是我哪里做错了吗,是我还做的不够好吗?
“哎哟喂!”甄不形躲在刘然身后,听见动静,探头去看,果然,再厉害也敌不过刘小天师,他老子亲定的继承人。
“哥……”小厉鬼喃喃叫着,委屈的厉害,声音缱绻,像含了糖还没有化开。
“叫爹都没用,这招你前边多少鬼用过了,还不是唰~一下灰飞烟灭了。”甄不形打着胆子钻出来,“你就是叫我们小阎王老公都没用,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
“是我哥哥呀。”张小昀疼得站不起来,“就是我哥。”
“你都死了多少年了呀,还哥呢,我们小阎王今年才二十多!”甄不形看着小厉鬼那漂亮的脸蛋,还是有点不舍的。
张小昀一愣,“我……死了……很久吗?”他没觉得那么久呀,时间已经很久了吗?这么久了?
“啧,别装疯卖傻了,送你上路吧。”
张小昀没挣扎,他慢慢爬起来,靠着楼梯扶手,他在等刘然的回答。这真的不是哥哥吗?明明长得一模一样,可是……如果真是哥哥,怎么舍得打他?怎么会不理他?他还没有等到哥哥吗?
“你看一下,我去酒店里检查一下,我回来前,别动他。”刘然说不出来为什么要拖延,他给自己找了个借口,他不知道自己要去查什么,更像是要找什么一样。他不敢面对小厉鬼的眼神,有点心痛。

张小昀藏在这里几十年了,从没出去过,也没遇到过像样的天师,他作为鬼的本能让他明白,这好像真的不是哥哥,是一个拥有除掉他的能力的人。
可是张小昀太久没有见过哥哥了,他艰难地伏在地上,冲刘然伸出手,似乎想喊疼,可看见对方面无表情的脸,又顿住了。
他漂荡在霄云大酒店,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死的,只记得要等哥哥回来。
可是,等啊,等啊,哥哥总也不回来。
张小昀以为哥哥生气了。
因为他总是做不好事情,总是闯祸,连倒杯水都能洒哥哥一身。
哥哥生气了,所以不回来。
如果,他能打理好一切,说不定哥哥就不生气了。
那个时候,张小昀看着自己透明的手,一次次的努力去抓凌乱的床单,一百次,一千次,他虚无的手指穿透了所有想要整理的物品,失望焦躁间,壁灯像是恐惧着什么,在明灭,每暗一次,张小昀都很害怕,他怕黑,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霄云大酒店只剩下他一个人了,热闹、欢笑、纷扰声都寂静下来,只有他游荡在走廊里,品味独特的画让他害怕。
可是,他不能走,他要等哥哥回来,也许哥哥只是生他的气了,他只要好好表现,哥哥就会回来,表扬他,给他做草莓蛋糕,把走廊尽头上锁的房间打开,说欢迎回来。
张小昀给自己打气,努力尝试把翻倒的杯子扶起来,尽力把形状凌乱的被子整理干净,他在闪烁的灯光下努力了很久,回忆不起来时间,只知道头上突然电闪雷鸣,雪亮的刀光劈开酒店上空,透过窗玻璃,他看不见自己的影子,只看到外面漆黑长夜里路过的电光,雷声在头顶炸开,他捂着耳朵害怕地缩在床脚,拼命叫着哥哥。
但是无人回应。
他无意间,踢到了被角,他愣愣得看着,忘记了害怕,忘记了雷声,试着用手去触摸,居然真的碰到了被子,柔软的触感从手心传来,他高兴极了,即便上空雷鸣彻响。
小水手自此变成了拥有力量的厉鬼,这样深的执念给了他建立鬼蜮的初级能力,他在不自知的情况下隔绝了霄云大酒店,让这里变成令人害怕的地方。
没有人知道,小厉鬼最初形成的原因,只是想整理好酒店凌乱的一切,他只想洗干净被子,叠好床被,学着哥哥的样子打理酒店,把他记忆里最美好的场景永远留在这里,等哥哥回来,一定会眼前一亮,然后表扬他的努力,原谅他的任性。
他等了很久,赶走了许多莫名其妙的路人,才等来了今天的刘然。
可是,哥哥没表扬他,还伤了他。
小水手不肯相信,他身上每一寸皮肤都隐隐作痛,他望着刘然,再喊不出一直徘徊在喉间的称呼。
因为,不是哥哥。
甄不形看到厉鬼丧失了行动力,啧,别说,这小鬼还挺漂亮的,看着柔柔弱弱等人怜惜的模样,没想到有这么大能耐,隔绝了整座酒店。
“行,你慢慢检查,我看着他。”甄不形养了好几只漂亮的厉鬼,无他,这家伙好色,连小鬼都得选漂亮的,可他手里的几只加起来,都没这个漂亮,不由就动了歪心思。
尤其,这鬼凝出了实体,碰一下也不是不行。
张小昀一直一直看着刘然,一瞬不瞬的目光,刘然居然先败下阵来,他转过头,往楼梯旁走,“别做多余的事。”刘然一步一步往地下室走,他重创了厉鬼,剩下的交给甄不形善后就行了。
可他每走一步,心里却有声音在喊他回头。
迷惑心神,也是这厉鬼的某种能力吗?刘然不可能会败给这种水平的小厉鬼,他尽力坚定不移走去查看这所酒店。
“你呢,如果好好伺候我,说不定就不用魂飞魄散了哦。”大约小厉鬼死的时候年纪还小,看起来懵懵懂懂单纯的样子,甄不形哄着他,从怀里取出刻满咒的链条,绕在他脖子上,任凭张小昀如何挣扎,都没法从脖子上取下,他失了神志,眼睛瞳孔血红一片,眼尾蔓延出花枝般的纹路,十指长出一截尖利的指甲,没什么章法的朝甄不形脸上划去,乌云开始在上空凝聚,甄不形对付这种受了重创的厉鬼很有办法,他一点不着急,偏头躲了一下,一把收紧锁链,小水手被勒得呼吸不了,电光火石间,他仿佛回到被杀死的那天,通过单向的玻璃,他已经发不出声音,看见哥哥焦急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不时看看手机,给自己发信息,地上的手机明明灭灭,屏幕上被哥哥的信息填满。

给你三分钟,马上回复我。
张小昀,做错了事,就知道躲外面?
好了,我已经消气了,你回来吧。
张小昀,再不回来,房间就不给你留了。
有什么,回来再说?
昀昀,哥哥做了草莓蛋糕,隔夜就不好吃了!
回来吧,哥哥等你。
间隔着,张小昀还收到了哥哥打来的钱,从一千到一万,就怕他在外面吃苦。

脖子上的链条在收紧,他呼吸不了,流着泪努力往前爬去,向哥哥伸出手,想要求援,可他最终没能逃离死亡,郝妹妹已经疯了,她冷静的勒死了小水手,关掉了他的手机。
不要,不要……哥哥在等我……让我、让我和哥哥再说句话,求你了……我还没有和哥哥道歉……

张小昀透支着自己的力量,在甄不形手下挣扎,十指划破了他精心维护的地毯,虚弱的阴气已经不足自保,他被拖着往房间里去,甄不形看着他露出来的厉鬼的面目,却不害怕,纯洁又妖异的美融合在小水手脸上,让他心动不已。他势必要把这只漂亮的厉鬼炼成最听话的奴隶。
张小昀被拖拽到门口,发现这是哥哥的房间,拼死挣扎,这是他最用心整理的房间了,不能弄乱,哥哥回来看见乱糟糟的房间会生气的,又要骂他一事无成了。
他努力拽住门框不肯进去,眼泪夺眶而出,甄不形回头一看,不由一怔,这世上还能流下泪水的厉鬼少之又少,只有保留了人类纯粹感情的鬼还能拥有流泪的特权。
他从最开始的玩弄,到想要一个漂亮鬼奴,到现在,他想要彻底征服并拥有这只厉鬼了。
有点能理解,白家少爷为什么会心动了。
甄不形拽紧链条,密密麻麻的咒印在闪烁,张小昀失去力气,阴气被源源不断稀释掉,他被拖进去,仰面摁倒在床被上,赤红色的瞳孔里都是惊恐,无论是活着还是死亡后,他都没受过这种欺负,手指胡乱扯着脖子上的锁链,却只是手心被灼伤。
凌乱的床单上,躺着被束缚的毫无还手之力的厉鬼,给人一种这只是个可以被蹂|躏的弱小人类的错觉,尽管他十指指甲尖利泛黑,眼角裂出一道又一道花纹,像某种妖艳的眼妆。
甄不形单手摸出符文,在指尖燃烧后,摸到张小昀的衣服上,所过之处,那幻化出来的衣物化为黑烟,像是被燃烧的旧照片,青白细腻的身体逐渐露出来,厉鬼忍不住张口尖啸,倾盆大雨骤然泄下,红色的血泪顺着他的眼角落下,他在哥哥的房间,干净整洁的床铺一塌糊涂,床头靠着两只玩偶,巨大的哈士奇、柴犬玩偶被扫落在地上,他虽然是厉鬼,可没有任何对敌经验和手段,因为他成为厉鬼的诱因是那样普通而弱小,他逃脱不出施暴人的掌心,带有辟邪佛珠的手掌沿着他的身体游走,又痛又烫,像是被泼了滚烫的油水。

张小昀手腕和脚腕上被强行扣上法器,困住他的原型,防止他消失,手镯贴着手腕,咒语往他身体里流动,厉鬼的挣扎开始变弱,胸膛里的阴气溃散出去,只剩下凝练出来的身体,虚弱的躺在那里,红色的血泪顺着眼角淌落在白色的床单上。

我好疼,为什么死了也这样疼,我果然是个没用的人,从小到大不停闯祸,总是想做出点什么证明自己,可总是失败。连死掉了,变成他自己最害怕的鬼,都这么没用。哥哥要是知道,又要骂我一事无成了。
我也好怕,为什么闯进来的人这么厉害,哄不走吓不跑。

我还没有等到我哥哥回来,我不能死的……可我已经,死了。
我等不来哥哥,哥哥也等不回我了。
绝望里,他仿佛又回到了密室,郝妹妹疯癫得厉害,他快要被勒死了,胸口像是要爆炸一样,他听见她说,要让他们每个人失去最重要的东西,看看他们是不是还能找回来,是不是还会对种种痛苦视若无睹。
张小昀用眼神哀求着他,尽量去勾不远处的手机,他看见信息不断闪烁,哥哥着急了。让我,再和哥哥说一句,就一句话,哪怕是道别也行……可他到死,也没能实现这个愿望,一切戛然而止。
透过单向玻璃,张小昀没有焦距的瞳孔里,印着一只刚刚做好的草莓蛋糕。

张小昀抹着眼角的泪,身体被陌生的人触摸,摆出羞耻的姿势,脖子上像是挂了勾魂链,他看见雨水不断浇在窗玻璃上,狂风大作,树影摇摆,像是要被连根拔起,小厉鬼再次体验了死亡的一瞬间,他抵御男人的双手被甄不



展開查看留言評論



首頁     書櫃     作家     讀者     會員/充值


企業連結 / 聯繫海棠

熱門推廣

話題

異同幸福交友網

熱門推廣




瀏覽啟示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會員於瀏覽限制級內容時,必須符合以下規則,方可瀏覽:
1.會員必須先登入網站
2.會員必須成年(以當地國家法律規定之成年年齡為準)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 TICRF ) 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菜單